新民快评|“青年模式”失灵 不是因为技术

App设置为“青春模式”,只能看《小猪佩奇》等青春动漫。“青春模式”模式的密码设置过于简单,而且没有错误次数的限制.“青春模式”如何真正成为未成年人使用互联网的看门人?将于明日正式实施的修正案《上海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给出建议:网络产品和服务提供者应当根据不同年龄段未成年人的身心特点,制定相应的保护性使用模式,引导未成年人在该模式下使用网络产品和服务。

为什么未成年人使用互联网的问题如此受关注?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近日发布的第49期《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我国城市未成年人互联网普及率为95.0%,农村未成年人互联网普及率为94.7%。城市未成年人使用社交属性的比例明显更高。而农村未成年网民更喜欢使用休闲娱乐类应用。

面对海量的互联网信息,未成年人对媒体信息的选择、加工和理解能力面临考验,网络诈骗、网络偶像化、隐私泄露等问题时常出现。对此,很多网络运营都推出了“青春模式”。但从实际运行情况来看,很多功能都失效了:保护模式不尽如人意,实名认证机制过于简单,“内容池”更新缓慢.

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如何权衡各方面因素,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网络及服务提供者应强化主体责任,对未成年人网络成瘾、网络暴力、非理性消费、网络不良行为等做出详细规定。根据各种网络应用的特点。比如根据成年人的实际年龄,设置相应的时间管理和权限管理。

新修订的条例两次专门提到“引导”,要求相关部门、学校、家庭、网络产品和服务提供者等主体承担相应的具体责任,尤其是家庭和学校,要加强合作,及时发现“是什么原因导致孩子沉迷游戏和短视频”、“孩子玩的是克制还是放纵”、“最近孩子的心态是否有变化”等等。

“青少年模式”不能过分停留在技术手段上,而是要通过各方的共同努力,引导未成年人在网络空间学会自律,为他们的健康成长营造一个清朗的网络空间,帮助他们更清晰地认识网络环境,远离网络安全风险,更高效地享受互联网带来的便利。

方/文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