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如果2022年GDP增长5.5% 中国很可能成为高收入国家——安阳新闻网

2022年4月20日至22日,博鳌亚洲论坛将在海南举行。本次论坛主题为“疫情与世界:推动全球发展,共建共同未来”,全程由凤凰财经全程报道。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在年会期间接受了凤凰网财经的专访,就中小企业融资难、货币财政政策、中等收入陷阱等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黄认为,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都应该在稳增长中发挥积极作用,但相比较而言,当前财政政策的责任可能更大。

对于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黄认为最重要的是如何解决风险控制的问题。可以通过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创新商业银行商业模式、数字化风险管理等方式改善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

中国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吗?黄指出,如果今年正常实现5.5%的增长,然后货币不明显贬值,中国实际上已经接近高收入国家的标准。但同时他指出,中等收入陷阱不是一个可以衡量的数字。并不意味着人均GNI达到12696美元就走出陷阱。关键是有没有持续的创新能力。

以下为采访内容:

凤凰网财经:今年一季度GDP增长4.8%,低于全年目标。您认为当下的经济环境下,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应当如何做好配合,提振经济?

黄益平:'s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应在稳定增长中发挥积极作用。归根结底,我们必须先稳定经济,然后才能谈论所有其他事情。没有经济稳定,就会出现很多问题。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都是责无旁贷的。但相比较而言,当前财政政策的责任可能更大。

因为我们现在面临的外部流动性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美联储的大幅降息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我国央行的货币政策。但是从财政政策的角度来看,我认为应该更加积极主动。比如现在一些中小企业困难很大,这个时候就要帮助他们。

当我们谈到保护经济实体时,我们主要是指保护中小企业。我们经常采取的最重要的措施是鼓励金融机构给他们贷款。中小企业贷款2020年增长30%,2021年增长25%。这个政策这两年做的挺好的,这个没有问题。

但问题是,一方面,很多贷款的增长其实是有很强的政策性的。另一方面,如果疫情持续,企业很难长期依靠借钱渡过难关。三六个月可能够了,但是如果生意还是不好,就算你继续借钱给它,效果也不一定会太好。

所以货币政策当然要宽松,如果融资成本能进一步降低就好了。但问题是,还本付息的压力很大。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认为财政政策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

凤凰网财经:一直以来,中小企业融资难都是一个难题,您觉得目前这个情况是否有所改善?还应该从哪些方面入手帮助小微企业解决融资难问题?

黄益平:确实有所改善。但是我刚才也说了,其实这里面有很强的政策特征。不完全是银行自己做的市场化的商业决定。

要解决融资难的问题,最重要的一点大概就是如何解决风险控制的问题。银行给中小企业贷款没有问题,但是你要能管理金融风险,这是现在的一个大问题。融资难怎么改善?我们过去常说有三条道路。

一是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资本在支持创新型企业,包括一些中小企业方面有着独特的功能。要发展更多的直接投融资,发展多种形式的投融资。

其次,商业银行也需要转变经营模式。过去银行擅长支持粗放的要素投入增长,不确定性相对较低。而很多中小企业的不确定性会大很多,所以这个时候银行也要创新,分析他们,了解他们,管理他们的风险,更好的支持“专业化创新”。

第三是利用数字技术改善风险管理。现在有些银行比较成熟,比如网银、微众银行,用的是

pt/conceptdetail/conceptDetail_ddsj.shtml">大数据分析金融风险,效果其实还是不错的。当然也有局限,网上银行一般只服务那些很小的企业,贷款的规模很小,期限也很短。怎么样能够更好的扩大它的服务范围,包括将来能不能在资本市场使用大数据,我觉得这些都是有待创新的。


  凤凰网财经:央行此次的降准文件中专门强调,对没有跨省经营的城商行和存款准备金率高于5%的农商行,再额外多降0.25个百分点。这是否有助于缓解中小企业的现金流风险?


  黄益平:这个政策对于流动性本来就偏紧的银行来说,可能会改善它的流动性状况。但是这种定向降准,对于银行是不是能真正大幅度的增加对中小企业的贷款,其实是还是有很大不确定性的。


  对于银行尤其是很多中小银行来说,它们的业务确实是中小企业比较多一些。但为什么很多银行都没有真正的增加对中小企业的贷款?我觉得主要的问题并不是说它没钱,而是它不知道怎么做风控。


  这又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银行不知道怎么做风控,不敢把钱贷给企业;另一种是可以做风控,但成本变的很高,做了以后不赚钱,很多中小银行也就不去做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增加流动性后,中小企业是不是真的拿到银行更多的贷款了?这个是值得观察的。


  凤凰网财经:在疫情反复和原材料上涨的情况下,还应该采取哪些措施帮助中小企业应对停工停产的危机?


  黄益平:在目前的情况下,本来经济情况就不太好,中小企业的情形尤其不稳定,银行为了降低风险减少不确定性的放贷也在情理之中。但很多小微企业目前生存非常困难,而小微企业对我们的社会稳定是很重要的。


  其实银行在做好两点工作的前提下,放款是可以的。一个是如何分析和管理企业的信用风险;二是要做市场化的风险定价。让银行多发是可以的,但是你也要让银行第一能控制住风险,第二能有利可图。


  金融支持之外,财政也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比如说中小企业现在很困难,我们鼓励金融机构去给它贷款,但是你也不能要求金融机构必须把利率压的很低,那金融机构自己也会有风险。


  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政府贴息。银行低利率给企业发放贷款,政府通过贴息降低银行的风险,这样让企业既拿到钱,又不需要承担很重的付息成本。


  凤凰网财经:您之前判断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可能性非常大,现在这一判断是否有所改变?您认为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


  黄益平:其实中国今年说不定就能达到高等收入国家的水平了。去年中国人均国民收入(GNI)为1.24万美元,按照世界银行发布的高、中、低收入国家的最新分组标准,人均GNI大于等于12696美元为高收入国家。


  今年如果正常的实现5.5%的增长,然后货币没有明显的贬值,那应该就很接近高等收入的标准了。但中等收入陷阱这个事,它其实并不是一个数字可以衡量的,并不是说你人均GNI到12696美元就没事了,就走出陷阱了。


  事实上它是说你达到中等收入水平附近的时候,你还有没有创新能力,如果没有能力创新,经济和收入难以进一步增长,你就会失去竞争力,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所以中等收入陷阱这个问题我们还是会面对的,关键要看我们能不能继续保持创新的能力,持续提升我们的效率。

.klinehk{margin:0 auto 20px;}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