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断奥米克隆病毒的传播——上海“防疫”的控制与反馈

从2022年3月24日开始,我所在的小区就一直处于封闭状态,今天是“呆在室内”的第13天。这次奥米克隆病毒来势汹汹,从“网格化”管理到“九宫网格化”管理,再到“海派鸳鸯风”(上海以黄浦江为界分批分区进行核酸筛查)。作为一个拥有2500多万人口的国际大都市,魔都依然没能抑制住奥米克隆病毒的强势传播。

阻断奥米克隆病毒的传播——上海“防疫”的控制与反馈插图

4月4日,上海新增本地诊断病例268例,新增无症状本地感染病例13086例。“拐点”尚未出现。全国各地的医疗队纷纷援助上海,全市采取“全局静态管理”,全员进行核酸检测。

疫情防控是一场大规模的公共卫生安全狙击战。既然是战争,就要采取战略战术。(与深圳短时间、均匀、快速的“严控”相比,上海从最初的“高度精准防控”到“滚动筛查”,再到“重点区域抗原、非重点区域核酸”,再到宣布“过河检查”,再到现在的“

阻断奥米克隆病毒的传播——上海“防疫”的控制与反馈插图

不管效果如何,从方法论的角度来看,“抗疫”的本质是用科学的“控制与系统论”来抑制病毒的大规模快速传播。

减少病毒传播的“可能性空间”

显然,奥米克隆病毒这次变了很多:死亡率不高但传播性极强。面对病毒传播的“不确定性”,我们可以通过减少病毒传播的“可能性空间”来不断提高对“战争疫情”的控制力。

奥米克隆病毒的传播有很多“可能性空间”。西方:“平躺”,即与病毒共存;深圳的“严封严控”,快速简单地阻断了病毒的传播;上海抗疫策略的不断调整,正是对病毒传播“可能空间”的彻底探索。

阻断奥米克隆病毒的传播——上海“防疫”的控制与反馈插图1

既然事物的发展有一个可能性空间,人们就可以根据自己的目标改变条件,使事物在可能性空间中向某个方向发展,形成“控制”。

要提高控制力,首选是实施三个基本环节:1。了解事物的可能空间是什么(比如奥米克隆病毒传播的可能发展方向)。2.在可能性空间中选择某个状态作为目标(比如切断奥米克隆在中国的传播)。3.选择控制条件,将事物转化为既定的目标(如全局静态管理)。

方法一:随机控制?

在抗击奥米克隆的战斗中,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所以在这场抗击疫情的战斗中,我们看到了很多“随机控制”的影子。比如“足不出户”政策让上海居民足不出户,也给居委会等基层管理组织带来了巨大挑战:如何控制社区内阳性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的数量?如何“自主”管理一个上千人的大型社区?如何在核酸检测过程中不增加感染人数?如何在保证“团购”和“外卖”的同时减少病毒传播的几率?这些问题都是随机事件,但对我们的防疫却是极大的挑战。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常识导致的偏见。比如社区一轮核酸检测,本来就是为了筛查出阳性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但当初并没有考虑到在人群中聚集核酸是病毒传播的最佳途径,所以越是阳性确诊病例被封在很多社区,越是现状。解决办法就是从“大白不动,居民动”变成“大白不动,居民不动”。这些其实只有在实战中才能不断调整策略。(不得不提的是,浦东人给浦西人的核酸检测提供了很多借鉴)

阻断奥米克隆病毒的传播——上海“防疫”的控制与反馈插图

one-p”>方法二:记忆控制?

上海最初实行“一网统管”,即城市网格化管理平台,就是将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与社会治理相结合。利用大数据的“记忆控制”进行精准排摸,做好重点人员管控和封闭式小区管理。实际上,这套系统在2月初的时候,在长宁区的江苏路街道进行了试点。可为什么上海的抗疫形势在3月份急转直下呢?

在我看来,这和病毒传播存在“可能性空间”的“陷阱”有关。之前,上海实行“精准防控”(上海曾以20平米的奶茶店被划为风险区而创下全国最小风险区的记录),是因为每一次都找到了散发的本土病例,第一时间就搞清楚了源头、传播链条。而3月份的这次大爆发,实际上传播源更为隐蔽,传播链条完全没有发现,这就使得病毒传播存在了“可能性空间”上的陷阱。我们按照前面多次防疫的经验,选择“精准防控”,却未意识到奥密克戎的传播速度和强度远超可控范围,这其实是认知上的“失算”。事实上,那些可能削弱我们控制力的选择往往是最不应该先去尝试的,而选择的方法和选择得到的结果之间又会相互作用、持续发酵,导致奥密克戎的大规模传播。

方法三:负反馈 & 正反馈?

如果我们选择了一个目标,但我们所具备的控制方法达不到控制能力,该如何办?无论是在这次抗击奥密克戎病毒还是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都会遇到类似的问题。这就需要引入“负反馈”调节。当奥密克戎病毒传播开来时,上海选择了“高度精准防控”;发现跟不上传播速度后,我们实际上一次一次使用了“负反馈”调节:从“滚动筛查”到“重点区域抗原,非重点区域核酸”再到“划江而检”……直至目前的“全域静态式管理”。无疑,上海政府失了开局之利,但后期不同防疫政策的出台,都是寄希望于设计一个“目标差”不断减少的过程,通过防疫系统不断把控制后果与目标作比较,使得目标差在一次次控制中慢慢减少,最后达到控制的目的。

4月4日,全市完成2566.5万人次的核酸筛查,复查完毕,即刻转运阳性确诊病例前往方舱,采取“日清日结,应收尽收,应隔尽隔”的策略,这无疑是往控制上海疫情传播的目标上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利用负反馈,我们往往能扩大对事物发展的控制能力:要做一件没有做过的复杂事情,我们无法一开始达到“完美”,因为客观事物的发展不以人的意志转移,总有意外发生。这就需要我们边干边观察,随时修正我们的行动和方法,从而逼近目标。

阻断奥米克隆病毒的传播——上海“防疫”的控制与反馈插图

如果说负反馈是一种趋向于目标的行为,那正反馈其实就是让“目标差”不断增大的过程。通俗易懂地讲,就是恶性循环。此次抗击奥密克戎病毒的过程中,也存在很多这样的情况,比如浦东仁恒滨江小区因为团购烤鸭,导致病毒的传播,出现“团灭”的现象;某阳性确诊病例拿着检测结果跑到所在居委会嚷嚷……直接导致整个居委会工作人员全部隔离,该小区组织工作直接瘫痪;还有某机构在培训“大白”上岗的训练中,为节约而互用口罩,结果直接出现阳性确诊,一批“大白”还没开始工作,直接全部都住进了隔离区。

阻断奥米克隆病毒的传播——上海“防疫”的控制与反馈插图

当然,正负反馈并不绝对,可以相互转换,关键看我们选择什么样的目标和方法来狙击病毒。

上海,加油!!!

标签: 上海  奥密克戎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