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占社区团购 上海消费品牌拼死求生

抢占社区团购 上海消费品牌拼死求生插图

社区团购在上海卷土重来,来势汹汹,引得众品牌跃跃欲试。有些品牌入局是为了自救给惨淡生意带来一丝回血,但也有些品牌,正在利用社区团购尝试新的可能性。

自3月中旬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开始在华东地区蔓延,使上海这个曾经繁华的消费之都逐渐“安静”。大多数人住在家里,曾经繁华的城市缺少烟火。

快递停发、堂食暂停、很多人无法上班、部分食品物价暴涨……这一切也让上海的数十万餐饮零售门店跌入“冰窖”。疫情三年,挣扎三年,没想到在2022开头就栽了跟头。

很多餐饮零售企业无奈之下不愿意倒闭,而是争取唯一的商机——,成为有保障的供应企业。成为供应商后,就有可能打破僵局,开张营业,为周边社区提供餐食。这个时候,社区团购就成了很多品牌的不二选择。

自2020年下半年以来,在几大互联网平台的进入推动下,社区团购已经成为遍布中国三四线市场的新商业模式。两年过去了,社区团购市场仍在增长,但整体增速已经开始放缓。市场主体几经洗牌。目前市场主流有四家,分别是美团优选、多多购物、阿里淘菜菜和主要植根于湖南本地市场的盛世优选。

社区团购市场增长放缓,部分玩家出局。重要原因是这种模式随着三四线时间的推移,最终会走向重资产运营。从互联网流量业务回归复杂零售业务。而且第一轮跑马圈地之后,市场上可供互联网公司开城的新城市并不多。

其实一线城市和准一线城市都没有成功的社区团购模式。即使他们尝试过,也是社区分销的变形,和三四线的社区团购有很大区别。这里的日常消费渠道由三股力量主导:菜市场、超市、到家生鲜电商。2019年的一份行业研究报告显示,三者的份额大致为7: 2: 1。

但2022年上海疫情的猛烈爆发,似乎给了社区一个购买一线培训市场的机会。

但与三四线市场互联网公司主导的社区团购不同,这里的社区团购不仅是上海市民的一次轰轰烈烈的自救,也是对很多无法正常运营的消费品牌的一种救赎方式。上海疫情期间,很多品牌方亲自出马,推出“社区团购套餐”,直接接入社区,专人配送。

抢占社区团购 上海消费品牌拼死求生插图

不管你有没有团购经验,没有一个品牌会放弃这个自救的机会。苏小柳、和福捞面、老盛昌等老牌沪上餐饮品牌,以及肯德基、必胜客、小肥羊等知名外资餐饮品牌,都选择加入这一市场。有些餐厅还可以在封闭管制区内经营,提供团购和外卖服务。奈雪的茶、虎头局、跷跷板等新消费品牌也纷纷推出团购套餐。

甚至一些跨界的玩家,比如知名母婴品牌孩子王,在疫情期间做起了社区团购生意,一天卖出了40万个包子,一举清空了南京仓库。借助人气,旺旺已经转型为消毒剂、咖啡等应急商品的供应商。

社区团购在上海又开始了,来势汹汹,吸引了众多品牌尝试。值得注意的是,有些品牌进入市场是为了自救,给惨淡的生意带回一丝血液,但也有一些品牌在利用社区团购尝试新的可能性。

消费者自助的稻草

自从成为保供单位之后,陈记烧鹅店里的员工就没有再回过家。他们的员工和骑手会在餐厅里驻守,洗漱和睡觉都在店内完成,全程采用闭环生产与无接触配送。

店内分为住宿区、包装区、生产区。根据分工,员工分为接单组、生产组、包装组、配送组。雪莉被临时任命为商店保证和供应组的总管理员。

p>

2020年疫情的时候,Sherry就已经尝试过组建社群做团购。于是在今年三月中下旬疫情来临之际,Sherry就提前做好了准备,重启了社区团购的计划。

作为保供单位,首要任务是给划定区域范围内的小区里医务工作人员,社区街道办事处的“大白”提供盒饭。陈记烧鹅店每天给周边小区和街道提供一两百盒盒饭,保供单位不能加价售卖,只能维持疫情前的售价,但原材料,采购物流的成本都有所增加。

于是,陈记烧鹅店在4月10日左右开始做起了周边的社区团购生意。由于之前有团购的经验,Sherry用了6个小时左右便做出了社区团购方案,比如仅提供保供区域内的小区团购业务,套餐内容是平时店里卖的最好的产品,制作社区团购海报等等。

抢占社区团购 上海消费品牌拼死求生插图

自从开始做社区团购之后,Sherry每天都会接到许多小区团长的订购咨询,但基本会拒绝掉三分之一的订单。“一是因为我们产能跟不上,二是因为超出我们的配送范围。”Sherry介绍,目前店内有30个左右的人力,每天能够承担的社区团购的订单大概有两三百单,能对接到五六个小区。

“因为员工还要花大量的时间做核酸和抗原。”Sherry说,在人员紧缺的时候,她也会开着老板的私家车去周边小区配送。但仅凭30人的努力还是难以维持有500员工的连锁餐饮企业。

“以前我们一个月的流水是1,600万到2,000万,现在一个月的流水100万都不到。”Sherry说,成为保供单位,做社区团购业务能够回一丝丝血,但对公司来说仍是杯水车薪。

然而对于更多的消费品牌来说,社区团购还是一个没有来得及系统学习的课程。对于拥有接近7000家咖啡店的上海来说,一夜之间全部歇业,在此之前几乎从未接触过社区团购,经历此次事件之后,众多咖啡品牌也不得不学着做起了团购生意。

Kenny是代数学家的员工之一,这家起步于苏州新晋咖啡品牌,在去年拿到了腾讯的投资,迅速地入驻上海,如今在上海有13家门店,近80位员工。但从4月1号开始,上海所有的门店封闭,所有员工歇业在家拿基本工资。

接近一个月,代数学家上海门店毫无收益,对此,Kenny也只能表示无能为力。直到4月15日左右,公司员工群里上传了一张社区团购的海报,呼吁员工在自己所在社区担任咖啡团长,售卖公司社区团购套餐。

尽管没有明确地奖励机制,Kenny义务反顾地担任了所在小区的第一任团长,在群里接龙起了代数学家挂耳咖啡团购。78一盒10包,60盒起送,不到4个小时,60盒便凑到了,依靠公司原有的物流体系,隔天便能送到小区。

“咖啡对于上海的居民来说的确是刚需。”Kenny说,目前群里也有十几位同事成团了,对于公司来说,也能多少完成一些业绩。据他了解,代数学家还没有招募除公司员工之外的社区团长,主要靠员工自传播。

Kenny也在所在社区建立咖啡爱好者交流群,帮助公司进行社区团购的同时,也在群中分享咖啡文化,教大家在家中制作咖啡,一定程度上也为公司维护了私域流量。

抢占社区团购 上海消费品牌拼死求生插图1

其他的精品咖啡品牌,例如seesaw、阿拉比卡咖啡(Arabica)、隅田川等也纷纷展开了自己的团购外卖业务。比较不同的seesaw比较广泛地招纳社会上的团长,并进行相应的培训和传授成团攻略,也针对社区团购推出了家庭囤货套餐。

先行者分到社区团购“蛋糕”

在这次社区团购的风口还没有到来之前,小养面包还踩在电商直播的风口上,作为一家中式糕点新消费品牌,凭借社交电商和直播卖货的渠道,小养面包在2021年突破了亿元的销量大关。

而2022的疫情又让直播电商的红利急转直下,多地疫情反复,快递滞留,让小养面包的销量暴跌,以及收到了大量的退货单。小养面包的创始人小武在今年三月份就开始思考,如何开辟新的销售渠道,挖掘新的流量红利。

社区团购在第一波疫情的时候就已经有过实验,于是今年三月中下旬疫情反复的时候,小武就决定成立社区团购专项组,开始安排公司的产能和物流。

申请成为保供单位之后,4月10日,小养面包的社区团购业务正式启动。然而此时,物价已经不似疫情之前,采购成本大概上浮10%左右,物流成本更加夸张。“这么来举例吧,疫情前物流费2000能搞定的货物,现在需要15000,上涨了七八倍。”小武对创业邦(ID:ichuangyebang)说,“虽然很贵,但还是有很多人抢着对接。”

抢占社区团购 上海消费品牌拼死求生插图

由于物流成本大大增加,只有单数足够多才能均摊成本。小养面包选择推出99元的面包套餐,若以小区为单位采购,需要达到160单才能成团配送。

小武将面包团购的信息在朋友圈和微信群中传播。在物资匮乏的时期,小养面包收到上海各个地区的订单。“最多的时候,每天能有4辆大车配送,每辆车配送20个小区,每个小区有至少100单。”小武介绍,以99元套餐计算,每天社区团购的收入差不多有80万元。

小养面包与社区团长的关系更像是经销商模式,小养面包根据订单量给到团长最低价,但最后团长需要以市场价99元的价格卖出。这与三四线市场团长主要靠佣金收入不同。

但随着下场做社区团购的品牌数量变多,市场供需关系发生变化,以往150单才能成团的订单很难凑满了。“现在物流的成本也开始降低,我们也适当调整了成团的数量,现在小区凑满60单我们也会送了。”小武说,目前小养面包每天在上海送出的订单维持在3000单左右。

由于社区团购属于预付款模式,相比于电商直播卖货等回款更快,小武表示目前小养面包现金流比较健康,甚至比疫情的营业额超过了20%左右。

当然社区团购也存在一定的弊端,相对来说对于商家和消费者,没有切实的保障。在比较成熟的社区团购模型中,平台其实是供应链和售后的角色,但是上海这次很多是自发的小团队,无法像企业一样顾及全部链条。

小武讲起一次小区团购的乌龙事件。小养面包中有款产品由于添加了麦麸,吃起来会有颗粒感,小区中有一个人在群里说认为在小养面包中吃到了沙子,然后发起了群接龙,认为吃到沙子的居民参与接龙,很快这件事就变成了群体事件。

尽管小养面包多次解释是麦麸的颗粒感,但仍平息不了这次群体事件,最后只能退款了之。即使在团购业务中,小武碰过壁,但他仍然坚定地相信对于消费品牌来说,社区团购在将来仍然是一个非常好的销售渠道。“上海这一次团购兴起,捧红了一批团长,在此之前邻里关系没有这么亲近,没有这么信任,这一批团长在未来仍有长久的带货价值。”小武说,另外,群接龙团购生活物资的形式目前在上海已经深入人心,在群体中从众的心理很难抹去。

所以,小武认为,当疫情退去,社区团购这一模式仍将经持续存在。“只是社区团购会不断进化迭代,可能对时效提出更高的要求,性价比要更高,包装要更个性化,产品需要更加丰富之类的。”小武介绍,目前小养面包已经为社区团购的升级迭代作准备,比如推出社区定制款。“你想想,在未来,收到一份你们社区专属的定制套餐,是不会很酷。”

在这次上海疫情中,长达一个月多的封闭,让无数品牌商家陷入绝境,有人被迫开始展开轰轰烈烈的自救行动,有人已经提前做好准备,绝处逢生开拓出新的机遇。然而这场保卫战也远远没有结束,可以预见疫情的反复,也为消费品牌敲响了警钟,在危机来临时,要不放过任何新渠道的机会。

而经此一役,关于社区团购是否适合一线市场的话题,或许也有了新的备选答案。

作者:陈晓;编辑:房煜;来源:创业邦(ID:ichuangyebang),转载已获得授权。

标签: 新冠疫情  团购  上海  社区团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