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无意义的猝死|李子悦

为了无意义的猝死|李子悦插图

还记得何那句引起巨大争议的话吗:“智能汽车的核心是运营,而不是制造”。是何的一句话让人们真正认识到了这个问题。智能汽车和所有智能产品一样,每时每刻都需要更新和推送软件。

何肖鹏在2018年夏天这样说。差不多四年前了。为什么非要现在翻译?别担心,我们稍后会知道的。

虎年正月还没过,互联网大公司就发生了两起员工猝死事件。先是哔哩哔哩的审计师在春节加班期间猝死,然后是最近字节跳动的员工在公司健身房猝死。没有必要详细讨论哔哩哔哩雇员的突然死亡。春节期间的审计工作和加班加点的因素简直太多了,没有狡辩的余地。

(另外,据我个人观察,哔哩哔哩的审核是视频网站中最严格的。以前闲着没事就传一些影视剧的剪辑,优酷和腾讯的总是没问题,但是哔哩哔哩审核没通过。)

有必要讨论一下字节跳动雇员的突然死亡。他28岁。他在公司健身房锻炼一小时后休息期间头晕呕吐,最后抢救41小时无效死亡。人们会说,严格来说是不是工伤——?我也是第一次有这个问题——。但是,如果我了解字节跳动的工作风格(这也是很多其他公司的工作风格),我就会明白,即使员工在家猝死,算个工伤也是没问题的。

周三,商业媒体《艾财经& amp《经济学人》发表了一篇关于字节跳动工作方式的采访文章,文章中提到,业务部门的大部分员工下班后并没有真正下班,要随时关注微信群或内部沟通软件“飞本”,随时可能有工作跟进,甚至有人养成了即使在周末也要每十分钟看一次飞本的习惯,以免耽误对工作的考核。更可笑的是,有员工生病手术恢复时,上级甚至要拉着她开一个很长的视频会议。

大家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事实是,即使在休息时间,员工仍然要紧张,担心自己是否会来完成任务。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这一天不工作,也会产生巨大的焦虑,甚至身心恐惧。所以我们想象员工的健康状态。当然,他不可能是在轻松愉快的状态下运动。他的身体承受着运动的压力,还要担心“不来上班,不来上班,不来上班”。如果不是工伤,那我就见鬼了。

包括字节跳动在内,互联网厂商工作量最大的员工往往是程序员。我们必须不断更新软件,引入新功能,改进现有功能等等。

这与何在2018年开头提到的一句话有关:

为了无意义的猝死|李子悦插图1

图片来源见水印。

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现在的汽车公司都这么参与,不仅是特斯拉和韦小立,还有很多传统大厂。产品周期短,推更多更快更频繁的新车。更何况科技产品的核心是运营,程序员的工作根本没有周期。本次更新结束马上就是下一次,下一次紧接在本次功能开发完成之后.

问题是,那些加班时间有意义吗?请注意,这里说的不是不必要的会议浪费的时间,而是更新和功能本身。它们真的有意义吗?

以豆瓣为例。我是2009年左右开始用豆瓣的,不断更新修改。每一次改版,无一例外都是牢骚满腹。过一段时间又会变回来。一些主项目像“阿尔法城”——,“元宇宙”——的概念,还没运行多久就会死掉。不要因为有了“超宇宙”的想法,就认为这个项目有价值。不,它毫无价值。其本质与一个网站中的另一个网站相同,两者之间的风格和逻辑相似度接近100%,类似于一个玩偶。比如2013年的改版,2015年的斗游改名私信,简直就是愤懑的程度。

那些更新,每次都是没整理好的思路,或者拍脑门的荒唐想法,什么都不管就草草推了出来,完全没用。当然,汽车行业也会有这种情况。之前我和一个朋友逛街,他开了一辆当地顶级新车品牌的车,开导航的时候吐槽很多,取消了浅色模式指南。

致反光看不清,印象里好像还有字体太小的问题之类……

科技公司奉行这样的理论:不论什么事,去做就是了,有坑的话,爬出来,不怕出错。从企业家角度听起来,这是十分鼓舞的一番话。但是从员工角度呢?管理者一拍大腿就拿定主意,根本不假思索、不做完整考虑,只管推出项目,但具体的工作要程序员去承担,不管那个功能或者升级是否有意义,程序员的工作和加班却是实打实的。

为了无意义的猝死|李子悦插图2

▲图片来自「pixabay」

能想象那是一个多么荒谬的状况吗?一个根本不值得尝试的想法,就因为科技公司「不怕错」,于是白白浪费了那么多本不用浪费的功夫。而承担着这一切的员工,ta们的时间、劳动、健康被管理者当成粪土一般地对待,承受着过度工作的消耗,承受着下班后也无法安心的焦虑,因身心的伤害患病、猝死甚至自杀。

就只为一个毫无意义的虚拟功能,劳动者就只为一个毫无意义的虚拟功能,丢失了身体健康,丢失了心理健康,甚至,把命都丢了。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驾仕派立场无关。)

封面图片来自电影《第七封印》

文|鐵西區的李子

图|网络

前沿资讯 原创观点

最有逼格的原创型汽车新媒体品牌

新浪微博:@驾仕派

驾仕派现已入驻各大媒体平台

日均全网浏览量超过1,000,000次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