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宁 要不要把“肖恩肖”换成咖啡?

李宁 要不要把“肖恩肖”换成咖啡?插图

无论是咖啡还是元宇宙业务,都需要建立在自己的产品力上。在这一点上,李宁可以说是误入歧途了。

文丨BT财经 青山白鹭

李宁进入咖啡赛道后,才意识到“国潮红利”正在消退。

最近“李宁要卖咖啡”刷爆了社交媒体。据天眼查了解,李宁确实已经申请注册了“宁咖啡宁咖啡”的商标。

Sky-check资料显示,李宁体育(上海)有限公司近期注册了“宁咖啡”商标,业务分类为餐饮住宿,目前状态待定。

根据《南方都市报》对李宁管理层的采访,可以看出其切入咖啡赛道的“表面动机”。报道称,李宁公司管理层表示,希望通过优化店内服务,提高顾客购物的舒适度和体验。店内提供咖啡是李宁对零售终端消费体验的创新尝试.

指出李宁目前的危机比预想的更严重,“国潮红利”正在消退。顶级明星虽然对提升销量有实质性的帮助,但同样不可持续,还堆积了营销费用。因为综合赛道上的激烈竞争、疫情的影响等各种因素,李宁的日子并不轻松。

真的是这样吗?切入咖啡赛道是否与李宁业绩压力有关?

李宁为什么喝咖啡?

李宁咖啡赛道日渐火热,中国邮政、中石化、同仁堂、字节跳动、万达等都跃跃欲试。

据统计,2021年新消费赛道的700起融资事件中,咖啡占了十分之一。到2022年,这种热潮还在增加。2022年前4个月,新消费赛道的融资事件有190起,咖啡品类有17起,甚至有数亿元的融资。

另据媒体报道,目前中国咖啡行业的市场规模保持了27.2%的增长率,远超过全球市场2%的增速,预计2025年,中国的咖啡市场规模将达到1万亿元,前景广阔。

新消费行业研究员刘认为,咖啡赛道火爆的第一个原因是国内用户的咖啡消费习惯已经养成,这说明中国的市场还有增长空间。第二个原因是咖啡消费可以带来巨大的增量市场空间。

刘指出,的企业如中国邮政、中石化、同仁堂、万达、李宁等。瞄准咖啡赛道的动机各不相同,各有各的战略考量,但相同的是都是为了火热的咖啡消费带来的增量市场空间。比如万达,疫情导致万达院线上座率暴跌,布局咖啡业务或多元化业务收入可以分解营收压力。

李宁布局咖啡业务肯定不是突发行为。媒体报道,2022年2月,广东湛江一家李宁专卖店就已经有了“LI-NING”标识的咖啡售卖推车,在车身上可以清晰看到李宁logo X CAFE的字样。

目前,虽然李宁“宁咖啡”的商标还没有经过审查,但在社交媒体上已经可以看到北京、广东、厦门的网友购买了“李宁咖啡”,杯子上印有李宁的LOGO。有媒体报道显示,只要在李宁相关门店消费任意金额,就可以免费喝一杯咖啡。

新消费行业研究员刘指出,目前的“国潮红利”正在消退,依靠流量明星营销不是长久之计。尤其是线下门店,受疫情影响越来越冷清。现在靠单一商家进行线下消费,已经很难吸引客户了。说白了,就是人们来喝咖啡,顺便买商品,类似于星巴克的“第四空间概念”。

仔细研究就会发现,星巴克最近创造的“第四空间概念”与李宁面临的情况正好相反。李宁瞄准的是咖啡消费带来的增量市场,星巴克看中的是“增量市场”带来的咖啡消费。

这两年星巴克在中国市场并不好过,中国市场作为星巴克全球市场的“发动机”,业绩一直在滑坡,主要因为中国本土咖啡品牌如瑞幸等在崛起,还有疫情影响等多重因素。据星巴克财报显示,2019年星巴克在中国市场业绩首次出现下滑,2021年星巴克中国门店销售下滑达7%。

星巴克提出的第三空间战略也不灵了,星巴克的“第三空间”指的是家庭和工作是平时人们活动的第一、第二空间,人们需要休闲放松的“第三个空间”,即星巴克这种可以喝咖啡聊天的地方。星巴克最近准备打造“第四空间”代替“第三空间”,打通线上和线下的体验。

刘振方分析指出,星巴克已经在上海的西藏中路开始推行“第四空间”概念,通过短租办公、会议场所(以小时计费)来带动咖啡业务,目前来看这样的“轻量化办公”并没有吸引消费者的核心竞争力,试行效果并不理想,但是“第四空间”打通线上和线下的体验这样的理念还是被新消费赛道认可的。

李宁瞄准咖啡赛道打造咖啡+购物的“第四空间”,肯定也有自己的底气。据李宁2021年年报显示,李宁在全国范围共有7137家门店,这比正疯狂扩张的瑞幸还要多,瑞幸同期的门店数量为6024家,即使是星巴克也还没有超过6000家。

行业研究员刘振方认为,咖啡的受众和李宁的确也有重合,这也是线下场景吸引流量的关键。但是既然切入了咖啡赛道,那么也表示李宁将面临来自运动服饰和咖啡两面的竞争力,特别是门店内环境如何、咖啡的口感如何、是否定时推陈出新都将成为检验其咖啡卖点的“硬实力”,另外需要强调的是,不是所有的服饰专卖店都适合改造成附带餐饮的模式,7137家门店能改造多少个不太好说,李宁咖啡卖的好不好,尚需时间来验证。

国潮红利能吃多久?

李宁目前“被迫”杀入咖啡赛道的原因,正是来自“盛世危机”。

李宁在最近几年推出的国潮系列确实如一把野火,迅速将李宁的营收推到了225亿元新高,盈利也突破40亿元,这通过李宁的财报可以看到。

据李宁2021年年报显示,公司全年净利润为40.11亿元,同比增长了136%。毛利增长至119.69亿元,同比增长为68.7%,李宁集团全年毛利率为53.0%,比2020年49.1%上升3.9个百分点。

从财报整体来看,李宁的盈利能力确实在稳步提升,特别是毛利的提升幅度不小。但是和国内另一运动品牌安踏相比,李宁的业绩就不够看。

据安踏2021年财报显示,2021年安踏实现营收493.3亿元,同比增长38.9%;净利润77.2亿元,同比增长49.6%。另外安踏因为拥有的子品牌众多,安踏的基本盘要更大而且健康得多。

李宁 要不要把“肖恩肖”换成咖啡?插图1

同时看李宁的成本支出也没有那么好看,因为成本端也同时体现公司的盈利能力。

据李宁的2021年年报显示,李宁的销售成本达到106.03亿元,比2020年同比提升了44%,2020年这项支出仅为73.63亿元,需要注意的是,在2021年广告及市场成本开支达17.8亿元,相较于2020全年广告及市场推广开支同比增长39.1%。

另外李宁在市场上还面临着上下承压的情况,据招商证券的市场研报显示,在2021年李宁的市场占比为6.7%,特步的市场占有率为4.7%,安踏的市场占比为15.4%,阿迪达斯的市场占有率为17.4%,李宁面临的市场空间十分逼仄,上下能突围的可能性都不大。

李宁 要不要把“肖恩肖”换成咖啡?插图1

所以李宁快速增长的业绩并没有引起资本市场的反应,股价还开启了跌跌不休的模式,截至5月12日李宁股价仅为56.4港元/股,相比2022年初88港元/股,李宁股价已跌去30%。

财经评论员王梦萧指出,李宁是“国潮红利”最大受益者,李宁的高增长来自市场红利,以及外资运动品牌的短暂衰退,但是目前来看“国潮红利”有消褪的趋势,另外采用流量明星代言确实对营收有短期提升效果,但不是长久之计,还堆高了成本支出,所以李宁的毛利率可能已经触及天花板。

事实正是如此,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认为李宁变的更贵了,“李宁变贵”、“新品价格提升”、“中国李宁定价”等相关话题还登上过社交平台热议榜。

另外李宁的“流量明星战略”也正在失灵。据媒体报道,2021年3月,肖战成为李宁潮服代言人后,销售额于当年4月达到顶峰,但是次月就出现了断崖式下跌,随后再也没有达到过4月的顶峰。可以看出流量明星对李宁业绩来说,持续性有限。

这样的危机感在2022年李宁发布一季报后已经能体会到。5月初,李宁发布2022年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3月31日为止,李宁同店销售按年实现20%~30%增长;于整个平台的零售流水按年录得20%~30%增长。

即使取得这样的成绩,李宁管理层依然危机感满满。李宁首席财务官曾华锋在业绩说明会上表示:“往前看,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疫情还不稳定,另外还有供应链的挑战对成本的压力,公司要维持审慎、保守。”

财经评论员王梦萧分析认为,目前来看,李宁采用的“单品牌、多品类、多渠道”路线,以国潮为竞争力其实隐藏了很多风险,对李宁的创新性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另外单一品牌有高价商品同时也有低价商品,容易让消费者产生定位迷茫的感觉,总体来看经营风险比较大。

王梦萧同时认为,不管是国潮还是流量明星,都无法撑得起李宁的长期价值,在没有摸索到硬实力和核心竞争力之前,还有多少消费者愿意为“国潮”这两个字买单?可以说这次进军咖啡赛道,可以说是李宁脱离“国潮红利”、“流量红利”的一次尝试,期望打造属于自己的生态闭环,推动销售的提升,但是需要清醒看到的是,此前许多跨界的公司不具备餐饮基因,不乏出现提前退赛的例子。

李宁靠科技突围?

将更多的科技属性带入品牌,无疑会让市场侧目。

李宁不仅将新消费、餐饮作为突围的方向之一,此前还将“元宇宙”作为突围方向。

2022年4月23日,李宁在三里屯的快闪店,悄然出现了一个虚拟形象——来自Bored Ape Yacht Club的4102号无聊猿,这只猴子是李宁最新引入的NFT形象。

李宁入局NFT引发了轩然大波,因为这个市场的蛋糕大到无法想象。和无聊猿同属一个家族的NFT藏品,其母公司的估值已经超过了40亿美元。2022年4月,NFT市场在一周的交易量就达到了15亿美元。

行业研究员唐飞指出,其实李宁的意图十分明显,其拥有海量的Z世代拥趸,NFT数字藏品的受众群体中“Z世代”不在少数,李宁希望借助元宇宙和NFT来助推营收高速增长,这一点上耐克已经成为行业样本。

服饰行业拥抱元宇宙其实已经成为普遍现象,据戴德梁行最新发布2022年《变局与先机:中国新消费时代下零售市场洞察》白皮书显示,中国零售市场的新趋势之一就是“拥抱元宇宙”。

在4月底,快消服饰品牌ZARA刚刚高调宣布进军元宇宙,联手元宇宙虚拟社交平台ZEPETO,合作推出“Lime Glam”元宇宙系列服装、配饰。

唐飞分析认为,其实ZARA进军元宇宙只是一个噱头,其中没有任何技术力,ZARA和ZEPETO的合作只不过是把过往的品牌和游戏合作套上了元宇宙的外衣,把“换装秀”从线下玩到了线上。

唐飞同时指出,李宁能在NFT上走多远并不好说,因为同时瞄准这个赛道的竞争对手太多了,比如国内的安踏、特步、361度都在布局,海外的服饰品牌更多,诸如阿迪达斯、耐克、亚瑟士,彪马更是将自己的推特名称改为PUMA.eth——这本身就是一个NFT。

唐飞认为,一些走在前面的服饰品牌进军NFT,是因为旗下的元宇宙产品已经历了市场教育阶段,手里握有一大批粉丝群体,也就是说有用户肯为此买单。李宁在这个赛道上刚刚起步,只有传统的鞋服潮流拥趸,缺乏NFT用户认同,即使在这个业务上有所成就,应该需要很长的商业周期。

而且尴尬的是,李宁标榜加大研发力度和科技感的同时,其研发投入却在退步。

据2021年财报显示,公司2021年研发投入达4.14亿元,比2020年的3.23亿元同比增长28.2%。实际上其研发支出的比重却在下滑,从2020年的2.2%下滑至了1.8%。参照同赛道的安踏,在2020年的研发费用占收入比率达2.45%,而特步2021年该比率更是达到2.5%。

在主营业务出现经营危机后,寻找各种突围的方法本身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不管是咖啡业务能带来的增量市场空间,还是NFT业务能带来的想象力,都需要建立在自身产品力上,而产品力需要沉淀下来持续研发投入和寻找精准的市场定位,在这点上李宁可以说已经跑偏。

当下,李宁需要的可能不是咖啡,也不是元宇宙,而是搞清楚消费者真正要什么。

欢迎关注【BT财经】,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李宁集团  咖啡  肖战  星巴克  刘振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