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少存款多.2021年12月的财务数据透露了哪些信号?新年有什么趋势?

2021年全年金融统计报告发布。1月12日,央行发布2021年金融统计报告。数据显示,2021年人民币贷款增加19.95万亿元,2021年12月人民币贷款增加1.13万亿元。社会融资规模累计增加31.35万亿元,2021年12月增加2.37万亿元。

整体来看,2021年12月,M2和社会福利增速回升,全年新增人民币贷款规模超过去年,对支持市场主体复苏、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起到了积极作用。在业内人士看来,稳健的货币政策有望保持灵活精准,加强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精准支持。

信贷数据偏弱

月度数据显示,2021年12月,人民币贷款增加1.13万亿元,同比减少1234亿元。新增贷款结构方面,居民部门贷款增加3716亿元,较上月减少3621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1919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157亿元,较上月减少1360亿元,较2020年同期减少985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3558亿元,较上月减少2263亿元,较2020年同期分别减少834亿元。

企业(机构)贷款方面,2021年12月企业贷款增加6620亿元,较上月增加941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667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减少1054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3393亿元,票据融资增加4087亿元。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文彬指出,从信贷结构来看,企业部门贷款较去年同期增加较多,其中票据融资增加规模较大,反映出部分企业融资需求仍偏弱。但进入2022年1月后,银行将增加信贷供给,新增人民币贷款规模有望快速增长,票据强信用弱的局面将得到改善。

人民币存款方面,截至2021年12月,人民币存款余额232.25万亿元,同比增长9.3%。中国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报价:601818,咨询股)今日对《新京报》记者表示,2021年12月,居民贷款少增存款多,反映出当月居民消费支出和住房需求放缓。近期数据显示,2021年12月,多个楼市成交清淡,受局部零星疫情影响、房地产融资政策调控等因素影响,居民消费偏弱。

“2021年12月新增贷款增速放缓,同比略有增长,这也是受季节性波动的影响。年底,银行积极为“开门红”做准备。与2019年12月新增贷款相比,基本持平,属于正常范围。”周向解释道。

此外,根据央行发布的2021年金融统计报告,2021年人民币贷款增加19.95万亿元,同比多增3150亿元。分行业看,2021年居民贷款增加7.92万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1.84万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6.08万亿元。企事业单位贷款增加12.02万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9468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9.23万亿元,票据融资增加1.5万亿元。非银行金融机构贷款减少847亿元。

  M1、M2增速回升

在货币供应量方面,数据显示,2021年,央行投入现金6510亿元。截至2021年12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238.29万亿元,同比增长9%。增速比上月末高0.5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低1.1个百分点。狭义货币(M1)余额64.74万亿元,同比增长3.5%。增速比上月末高0.5个百分点,提高5.1个百分点

周认为,的复苏主要受居民和企业存款增加、金融实力增强以及表外融资收缩的影响。M1的反弹主要是企业短期贷款明显增加,抵消了2021年12月房地产销售放缓的影响,也反映了企业现金流的改善。

宏观经济高级研究员王浩表示,2021年12月央行下调RRR,大幅提升了12月M0的增速。在企业和居民直接融资需求疲软的情况下,货币政策灵活精准引导资金通过货币市场有效支持政府部门债券融资需求,在一定程度上带动社会融资需求回暖。

  社融保持适度增长

社会数据方面,初步统计显示,2021年12月社会融资规模增加2.37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7206亿元,比2019年同期多1669亿元。

2021年全年,社会融资规模累计增加31.35万亿元,比上年减少3.44万亿元,比2019年增加5.68万亿元。其中,对实体经济的人民币贷款增加19.94万亿元,同比减少907亿元。从结构上看,2021年,对实体而言

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占同期社融的63.6%,这一占比同比提高了6个百分点,主要是金融回归本源,落实服务实体经济的政策要求,持续加大信贷支持力度。


  周茂华指出,2021年12月社融同比增多,主要是12月企业与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同比增多,表外融资收缩边际收敛,抵消了人民币贷款同比回落的影响。从历年比较看,整体处于合理区间,社融保持适度增长。


  在王好看来,得益于跨周期和逆周期相结合的宏观调控政策适时发力,2021年和2022年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实现平稳过渡,支持社融规模增速连续两个月企稳回升,这将在未来一个阶段对国内经济增长给予有力的支撑。


  王好称:“稳健货币政策预计仍将保持灵活精准,有效支持政府部门的债券融资需求,驱动国民经济实现稳增长的目标,进而拉动企业部门和居民部门融资需求回升,促进投资、消费需求企稳,”


  而在谈及下一阶段的货币政策走势时,周茂华预计,社融、信贷在2022年将迎来“开门红”,一是因为国内逆周期与跨周期政策发力,国内降准及结构性工具支持,增强银行金融机构放贷动力;二是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提前;三是随着国内房地产逐步回暖与基建补短板适度发力,有望带动信贷需求。


  温彬则认为,货币政策将在支持“稳增长”中发挥重要作用。前期,央行已经实施了降准、降低支农支小再贷款利率、引导银行降低1年期LPR报价、推出碳减排支持工具和支持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专项再贷款,部署了两项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的后续安排。


  “未来,这些政策将持续发挥效果,货币、信贷政策会继续加大对中小微企业、制造业、绿色发展、科技创新、乡村振兴等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精准支持力度,促进国民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温彬如是说道。

.klinehk{margin:0 auto 20px;}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