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能5G拥抱6G数字经济迈向全面扩张期

中国通信技术迭代和数字经济发展正进入新阶段。1月12日,国务院发布《“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提出到2025年,数字经济处于全面扩张期,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10%。同时,在6G技术研发与应用、数据交易与利用、工业数字化转型、数据安全保护等方面做了相关安排。

  前瞻布局6G

“十三五”期间,我国建成了全球最大的光纤和第四代移动通信(4G)网络,第五代移动通信(5G)网络的建设和应用正在加快推进。“十四五”期间,中国数字经济将迈上新台阶。《规划》提出加快信息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建设高速泛在、天地一体、云网融合、智能敏捷、绿色低碳、安全可控的智能化综合数字信息基础设施。

其中包括有序推进骨干网扩容,协同推进千兆光纤网和5G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推进5G商用部署和规模应用。再者,积极布局第六代移动通信(6G)网络技术储备,加大6G技术研发支持力度,积极参与推动6G国际标准化。

中国信通院规划所所长徐志发今天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5G商用牌照发放才两年多,目前仍处于5G网络新基建规模建设和5G赋能阶段。这项工作将持续到“十四五”末。除了不断增加城市覆盖,不断优化网络,不断赋能5G设施的应用,增加农村覆盖也是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

对于6G技术,徐志发表示,6G属于未来技术集合。理论上6G的传输容量会比5G提升100倍以上,网络时延从毫秒级降低到微秒级。此外,6G网络将是一个融合地面无线和卫星通信的全连接世界,通过卫星通信融合实现全球无缝覆盖。因此,6G技术将进一步把信息通信技术融入到社会的各个领域,将催生更多更高价值的应用场景,尤其是对社会生产活动的连接产生颠覆性的影响,极大地提高生产力,改变人类的生产方式。

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经济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潘鹤林今天也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6G技术将创造新的应用,通过提高通信速度、减少延迟、集成更多通信设备来拓展互联网连接节点,让数字化更深入我们的生活。

那么,6G时代离我们还有多远?徐志发表示,“6G作为下一代移动通信技术,与5G分离了大约十年。因此,6G还处于技术研发和标准制定的早期阶段。工信部成立IMT-2030(6G)推广组部署相关研究。

“一般来说,5G网络中没有应用的新通信技术都是6G通信技术。现在6G还处于技术储备阶段。未来需要在国际通信组织冻结技术标准后,确定6G具体使用哪些技术。”潘鹤林说。

  加快数据交易和利用

2020年以来,中国数字经济总量达到39.2万亿元,位居世界第二。数据已经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

徐志发表示,数据资源是数字经济中最重要的生产要素。提高数据要素的供给质量,加快数据要素的流通,促进美国经济的发展

《规划》表示,“十四五”期间,我国将加快数据要素市场化流通。其中一项重要任务是鼓励市场主体探索数据资产定价机制,推动形成数据资产目录,逐步完善数据定价体系。同时,规范数据交易管理,培育标准化数据交易平台和市场主体,建立健全数据资产评估、登记结算、交易撮合、争议仲裁等市场运行体系,提高数据交易效率。

在数据利用方面,要适应不同类型数据的特点,结合实际应用需求,探索建立多元化的数据开发利用机制。

  让更多企业“上云”

在数字经济新时代,更多企业步入“云”将是大势所趋。

《规划》表示,我国将实施中小企业数字化赋能专项行动,支持中小企业从数字化转型的迫切环节入手,加快线上营销、远程协作、数字化办公、智能生产线等应用。这将从点到点延伸并面向整个业务流程的数字化转型。

“中小企业缺乏数字化技术能力,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需要资本投入,而中小企业缺乏资本和数字化人才。”潘鹤林说。

为此,《规划》还鼓励和支持互联网平台、行业龙头企业等。立足自身优势开放数字资源和能力,帮助传统企业和中小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推进“用数赋智上云”普惠服务,推动企业上云上平台,降低技术和资金壁垒,加快企业数字化转型。

如何解决“不能转”“不能转”“不敢转”的问题?《规划》指出,要建立由市场化服务和公共服务、技术、资本、人才、数据等要素支撑的数字化转型服务生态。培育和推广一批面向重点行业和企业转型需求的数字化解决方案。聚焦转型咨询、标准制定、检测评估等方向,培育一批第三方专业化服务机构,提升数字化转型服务市场规模和活力。

  堵住数据安全漏洞

“十四五”期间,在数字经济发展中,别忘了在按下加速键的同时系好“安全带”。


  为了堵住数据安全漏洞,《规划》提出,建立健全数据安全治理体系,研究完善行业数据安全管理政策。建立数据分类分级保护制度,研究推进数据安全标准体系建设,规范数据采集、传输、存储、处理、共享、销毁全生命周期管理,推动数据使用者落实数据安全保护责任。依法依规加强政务数据安全保护,做好政务数据开放和社会化利用的安全管理,并依法依规做好网络安全审查、云计算服务安全评估等,有效防范国家安全风险。


  此外,《规划》要求健全完善数据跨境流动安全管理相关制度规范。推动提升重要设施设备的安全可靠水平,增强重点行业数据安全保障能力。进一步强化个人信息保护,规范身份信息、隐私信息、生物特征信息的采集、传输和使用,加强对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的安全监管能力。


  2021年,全国人大常委会相继出台了《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对数据安全、个人信息保护做了规范。今年1月1日起,《上海市数据条例》也已正式施行,设立了“数据权益保障”专章和“个人信息特别保护”专节,明确保障数字经济主体依法使用、加工数据取得的财产性权益,并针对隐私保护问题提出了多项举措。


  盘和林表示,“建立完善的数据流通机制,是保障数据安全的关键,当前已经有了《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未来还要进一步完善数据流通中的具体细则,打通数据流通渠道的同时,保障数据安全立法得以实施”。

.klinehk{margin:0 auto 20px;}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