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的自嘲救不了下一代素质教育-


【介绍】最近网络上流行“农民工”这个词。类似于日语中的“社会动物”一词(被公司压榨为动物的动物),在使用的语境中结合了中国社会的特定情感,比如对特定职业情境的自嘲,“工作累吗?累了。但是我不能哭,因为骑电动车擦眼泪不安全。别哭了,农民工!”,还是调侃收入差距,“早上好,农民工!今天继续努力,老板很快就能换车了。”据网友称,“劳动人民”起源于网络名人,他吹捧自己的身份是保安和大专生。他的黑色幽默引起了共鸣,在网友重新创作时,淡化了专业分工的色彩,专业分工一般是指所有在快节奏压力环境下工作,工资低的人。

农民工“诞生”的原因不同,但确实具有集体情感的解剖价值。熊指出,当前社会正在出现“新底层”,不仅包括受过高等教育的低收入大学毕业生群体,还包括在城市长大的新生代农民工及其子女。这两个团体的规模日益扩大。前者是扩招和精英再生产的受害者,后者也难以从现行教育体制中获益。两者最终都导致了阶级再生产而不是社会流动。


熊认为,教育最初在中国社会起到了促进社会流动的作用,是普通人改变命运的重要途径。而“全方位”的素质教育实际上增加了家庭对教育的投入比例,使得相对贫困的家庭和地区无力承担昂贵的教育成本。就业公平和教育公平密不可分,就业市场的不平等主要与行业垄断、裙带关系、利益交换等现象有关,不是“择校改革”、“教师交流”等“止痛药片”所能改善的,也不是高校扩招“一刀切”所能实现的。


他认为,公平的实现并不完全取决于社会流动性。人人都做白领/进入精英行业,既不现实,也不利于社会分工。然而,提高蓝领工人的收入和面向市场的职业教育是缩小差距的一种方式,也是对阶级再生产的补偿。在阶级再生产和社会流动的不断博弈平衡中,每个人都应该有改变命运的可能性。


本文最初发表于《文化纵横》,仅代表作者观点。特此汇编分发,供读者参考。


熊|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


“工人”的自嘲救不了下一代素质教育-


如果钱学森的问题——“为什么中国的教育培养不出大师?”——讲的是当代中国教育的硬伤,那么“读书改变命运”“求学负债累累”的变化就凸显了中国教育的隐忧。


现在的中国教育处于极其尴尬的境地:在培养高端人才方面,它尚未取得与崛起中的大国相称的成就,盛产“名人”,却从未培养出大师,尤其是季羡林、钱学森等前辈去世的时候,让世人忍不住产生“九斤老太太”。感叹;另一方面,中国教育对于促进社会流动也越来越无能为力,对贫困地区和贫困家庭的孩子而言,比前辈更难通过知识改变命运,甚至家庭因为学业陷入债务危机。大学毕业后,他们无法捕鱼和越龙门,而是加入高学历和低收入定居者的行列,成为所谓的“蚁族”。


衡量一个国家的教育水平和教育体系,不仅要看它培养了多少拔尖的人才,还要看它是否有助于社会的平等和正义。需要注意的是,教育不仅是传播知识的过程,也是促进社会流动的重要机制。——.底层的孩子可以通过读书改变命运,从而保证社会身体的活力。如果教育的选拔机制违反了公平正义的原则,将对社会结构和政治稳定产生重大影响。所以可以说教育质量体现在两个维度:一是教育的高度,它集中体天富娱乐测速现为优秀人才的数量和质量;二是教育的广度,它集中表现为教育系统对不同阶层的吸纳。前者代表的是“优”,后者代表的是“公”。


中国教育的现实是既不优秀也不公平。中国的阶级结构越来越稳固,教育对人的社会流动帮助越来越小。


这种现象不禁促使我们反思中国的教育制度。是什么因素导致我们的社会流动渠道堵塞?应该如何从制度层面保障教育公平,促进社会流动?平心而论,从《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征求意见稿)可以看出,我国已经认识到并尝试改变教育不公平的现状,比如要求“有效缩小学校之间的差距,重点解决择校问题”,“实行县(区)教师与校长交流制度”,“加快缩小城乡差距和地区差距”。但在我看来,以“择校”和“师资交流”作为改革的突破口,未免有“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之嫌。需要有更广阔的视野,从一些关键的社会机制和制度安排入手。


首先,要协调好素质教育与教育公平的关系。素质教育优于应试教育是不可否认的,但素质教育也会给教育公平带来一定的影响。因为现代的素质教育越来越倾向于“全方位”和“立体式”,除了学校教育,家长、导师、专业培训机构也参与了,孩童之间的学业竞争也更加提前,以至于出现了“幼儿园大战”,也就是说教育投资的时间加长、投入加大,而下岗工人、农民、农民工等相对贫困的家庭显然无力负担如此昂贵的教育成本。如果应试教育以“知识”和“智力”为主,那么素质教育更多地考察“见识”和“修养”。而见识、修养、气质、谈吐是与家庭背景高度相关的。


麦可思公布的早期的《2009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也发现,就读211院校和非211本科和高职院校的孩子比例是1.5333367:1.3:1,农民和农民工子女为0。82:1.另外,无论什么样的高校,农民和农民工子女高考分数最高,在分数上无法与其他社会阶层公平竞争。此外,子女基础教育条件差、基础教育分数高、质量低,可能导致子女在高等教育质量中处于弱势地位。这些数据只是验证了作者基于观察形成的“感性认识”:城乡之间获得高等教育的机会整体差距为5.8倍,在全国重点院校中则达到8.8倍,在作者的家乡(中部某县),本地学生考上大学的比例越来越高,但考上名牌大学的比例相对减少;以前尖子生大多是贫困生,现在更多的是中产家庭,甚至是权贵家庭。


更糟糕的是,名牌大学的农村生源越来越少,大城市和中上阶层的孩子越来越多;的孩子都是家长安排的,我们所谓的素质教育其实是“半吊子”的素质教育。“贵”,把贫困儿童和农村学生排除在外;它的“功利”一面使孩子们不能真正享受学习。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素质教育”在人才培养上也有所欠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放弃素质教育,回归应试教育。而我们在进行素质教育的时候,学钢琴、学围棋、学奥数、学芭蕾,不是出于个人的兴趣和禀赋,而是为了在入学的竞争中获得加分和优先考虑。;另一方面,我们应该采取一些措施来避免不同阶层和地区之间的教育机会差距扩大,一方面要避免“半吊子”的假素质教育,防止素质教育被应试教育的考试机器“俘获”。此外,我们还必须看到,确保教育公平绝不仅仅是教育部门的事情。比如就业公平和教育公平密不可分,就业市场的不平等主要与行业垄断、裙带关系、利益交换等现象有关,这些垄断行为和不规范行为必须通过整个国家和社会的共同努力来纠正。


其次,需要处理好教育资源配置的公平性。关于教育资源在东西部、城乡、基础教育与高等教育、重点学校与普通学校之间的分配,学术界和舆论已经有了很多讨论,教育行政部门也开始重视和解决这些问题。这里我再补充一点:公立大学,尤其是重点大学,是否应该办独立学院?目前,许多国有大学都有独立学院。


个人认为办独立学院弊大于利。譬如加大对贫困学生的资助,合理分配地区间的高考录取名额。,也就是家境好的学生往往选择读书,家境不好的孩子即使被录取也可能被迫放弃。据笔者了解,某重点大学独立学院的学生就业情况要比学校“一”学生好得多,其中的玄机不言而喻。独立学院作为一种办学形式,使家庭优越、成绩差的学生享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获得走向文凭社会的敲门砖,从而合法继承父母的社会地位。


同理一方面,独立学院天富娱乐招商不利于民办院校的发展,会挤占民办教育原本就比较狭小的办学空间,使其在生源竞争上更加弱势;另一天富娱乐注册方面,更重要的是,独立学院相对高昂的学费会导致成绩之外的“二次选择”,以前由于大学录取率低,相当一部分精英子弟无法接受高等教育,难以直接继承父母身份,往往被安排在相对普通的岗位;现在的精英子弟,没有大学学历的很少,通过考试或者比赛就能进入好的单位和重要岗位。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蚁族”现象以农村学生为主也就不足为奇了。


目前,中国正在形成一个“新的底部”。它的主体包括两部分:大学扩招表面上是一项普惠政策,但实际上更有利于中上层阶级。。他们集中在22~29岁,受过高等教育。大部分来自农村(占54.7%)和小城镇(占20.7%)。月平均收入1956元,远低于北京市城镇职工平均工资(3726元)不仅如此,而且工作岗位相对不稳定。很多人没有劳动就业协议,没有三个基金,经济上没有安全感。一是所谓“蚁族”——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


另一个组成部分是“新生代农民工”(80后和90后农民工)及其子女(在城市出生或长大的农民工子女,我称之为“城市化儿童”)。相关调查显示:他们与传统的底层相比,社会经济地位相似,但拥有较高的学历,职业期待和自我预期较高,属于“高素质底层”。使得以廉价劳动力为核心竞争力的经济增长模式不可持续,农民工短缺不可避免;也使得“经济吸纳、政治排斥”的半城市化道路和城市管理模式逐渐失去合法天富娱乐登陆性,“公民化”凸显。在形成这样一个“新底层”的过程中,教育制度天富娱乐开户至少发挥了重要作用。前面说过,“蚁族”其实是扩招和精英繁衍的牺牲品;然而,农民工子女也很难从当前的教育体系中受益。作者的一项研究发现,在公立学校就读的农民工子女为与父辈相比,他们的主体意识和权利观念更加强烈,注重精神需求,在意工作环境,更加渴望融入城市,对于知识、技能、自我实现及人际交往更加渴求。人;不过成长的过程存在显著的“天花板效应”,一方面认同主流价值观,渴望向上流动,另一方面则制度性地自我放弃在农民工子弟学校比较受欢迎。虽然有区别,但导致的是阶级再生产而不是社会流动。


但是,我们也必须承认,阶级再生产是我们自己的阶级和国家以来的客观现象。阶级再生产和社会流动是相对的概念,在几乎所有人类社会中都是并存的。唯一的区别在于他们的比例。“反学校文化”,通过否定学校的价值系统、蔑视校方和教师的权威而获得独立与自尊,同时心甘情愿地提前进入次级劳动力市场,加速了阶级再生产的进程。


在这方面,美国的经验或许值得借鉴。美国其实并没有美国梦里描述的那样充满流动性,但是美国有一套精致的教育分流机制来“合理化”阶级再生产:虽然精英阶层的孩子更有可能进入名牌大学,但工薪阶层的孩子更有可能进入社区大学和职业学校;但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甚至不能简单地说社会流动是“好”的,阶级再生产是“坏”的;毋宁说,阶级再生产代表了稳定的一面,社会流动代表了活力的一面,二者的适度平衡才能保证社会的健康运行。大力发展符合中国市场的职业教育和技术教育,让底层年轻人用技术“武装自己”,而不是赤手空拳进入人力资源市场,这可能是带来帕累托改进的一种方式。


需要指出的是,目前中国的职业教育仍然沿袭着计划经济时代的办学模式,技术蓝领的收入往往高于普通白领,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对阶级再生产的补偿。,很多学校经营惨淡。机械教育的发展受到制度和观念的制约。师资、技术和专业设置难以适应市场需求,导致职业教育对企业和学生都缺乏吸引力边缘化的尴尬局面,让技工教育成为一个混江湖,管理混乱,恶性竞争,实践设备和教学方法落后。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阶级再生产实际上是由多种因素造成的,教育只是其中一个关键环节。不能过分指责教育部门,但必须正视教育公平这个致命问题。中国的教育,受着坏,更受着委屈!客观上,阶级之间的教育差距可能是不可避免的,但这种机会的不平等应该有一个底线:一方面,由于不属于学历教育,缺乏社会认可度,各级政府也不甚重视;另一方面,技工教育归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管理,不能在全国招生,也无法进入教育部的招生平台。如何让中国教育更能促进社会流动,是关系到中国未来发展的重大政治问题。


鼓励行业龙头企业进军职业教育和技工教育市场,坚持以市场为导向办学的同时,加大公共财政对职业技术教育的扶持,或许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技工短缺”与“就业难”的结构性矛盾。


为您推荐

在共建共治共享中拓展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

通过共建、共治、共享拓展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x代理韩十三五期间,中国不断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加快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

2020-10-25 标签:社会村规民约群众
西方婚姻史一部充满矛盾和冲突的历史-

西方婚姻史一部充满矛盾和冲突的历史-

在丰富多样的21世纪,婚姻不再是生活的必需品,就像单身、同居、丁克一样,它只是一种选择。从历史上看,西方的婚姻制度一直与...

2020-10-19 标签:婚姻社会婚礼
专家学者齐聚浙江乌镇共商“三治合一”基层治理创新——

专家学者齐聚浙江乌镇共商“三治合一”基层治理创新——

娱乐嘉兴9月27日(代理施子南)“科技赋权社会基层治理,已经成为大趋势。”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清华大学智库中心主任...

2020-09-27 标签:嘉兴市基层社会

共建共治共享拓展社会发展新局面

共建、治理、共享,拓展社会发展新局面——习近平总书记在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引起了热烈反响8月24日,习近平...

2020-08-28 标签:社会总书记习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