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是人类“儿童天性”的纯粹表现——

原标题:艺术是人类“儿童天性”的纯粹表现


艺术是人类“儿童天性”的纯粹表现——@

社会越文明发达,可能艺术标准就越不幼稚、自然、自然。这是现代艺术面临的一个基本困境。


1902年在马克思的手稿中发现了最后一篇手稿,第二年发表在柏林《新时代》杂志上,就是著名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它是马克思写于1857年8月至9月的经济手稿的开端,《资本论》是它的逻辑延伸。在后半部分,马克思在一个大的空间里论述了艺术、艺术生产、艺术和社会,揭示了许多艺术机制,对人类艺术现象有着深刻的见解。


马克思首先揭示了人类艺术的一个本质特征,即艺术标准与文明发展的不相容性。“就艺术而言,我们都知道,它的某个繁荣时期绝不与社会的总体发展成正比,因此也绝不与似乎是社会组织骨架的物质基础的总体发展成正比。”人类的艺术水平和条件与社会发展不同步,艺术本身不受“文明”繁荣的制约。即使是必须完善的艺术,也只能在人类的原始阶段产生。


在这里,马克思看到了一个“艺术”的现象:“一些有意义的艺术形式只有在艺术发展的不发达阶段才有可能”,即一些有意义的艺术只起源于人类的“不发达阶段”。在“发达阶段”,艺术可能平庸乏味。


随着文明的发展,“艺术生产一旦作为艺术生产出现,就不能再以世界历史上划时代的经典形式被创造出来”。人类一旦有了“艺术生产”,这种“艺术”就失去了原有的、古典的、幼稚的特性,有了“人造”的成分。


马克思以希腊艺术为例,指出“希腊艺术的前提是希腊神话,它是通过人们的幻想以无意识的艺术方式加工出来的自然和社会形式本身。这是希腊艺术的素材”。希腊艺术的原始场景和文化土壤是“希腊神话”。“希腊神话不仅是希腊艺术的宝库,也是它的土壤。成为希腊幻想的基础”,希腊的神话不可能与“现代性”——如“自动纺纱机”、“铁路”、“机车和电报”相提并论。面对技术理性的现代性,作为人类艺术思维之母的原始神话和古典传说将被风化和瓦解。


现代性为什么要解构艺术原本的基础?马克思指出:“任何神话都是用想象力和借助想象力征服自然力,支配自然力,使自然力形象化。”"由于这些自然力实际上占主导地位,神话消失了."当人类能力不足时,他们会求助于想象力和神话。一旦他们达到他们的能力,想象力和神话就会消失。


由此可见,它对古典艺术的标准非常高,与现代性“排外”。现代性和工业文明理性是许多人类艺术分裂和消亡的原因。"阿契里斯能和火药、弹丸共存吗?"或者说,《伊利亚特》可以和活字版甚至印刷机共存吗?随着印刷机的出现,歌谣、传说、缪斯不是必然会消失吗,那么史诗消失的必要条件不是也要消失吗?”


其次,马克思揭示了人类艺术的另一个本质特征,即原始艺术或古典艺术不仅是不可复制和不可移动的,甚至是不可企及和超越的。他们有永久的魅力,“他们仍然能给我们艺术上的享受,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仍然是一个标准的、高不可攀的典范。“那么为什么原始艺术具有永久的魅力呢?”为什么人类历史上的童年,在其发展的最完美的地方,不应该作为一个永不回头的阶段展现出永久的魅力?”


马克思认为,因为是在天真无邪的“人类童年”,“艺术是自然的右手”,艺术是自然产生的,是对当时一切原始的补充。他们“与它成长所在的不发达社会没有矛盾”,而只是“这个社会阶段的结果,与它能够产生和只能产生的不成熟的社会条件是分不开的。“。这似乎可以用一句简单的话来概括:“原始产生真正的艺术”。


因此,马克思强调:“决不是这样的社会发展,它排除了神话对自然的一切态度和对神话的一切态度因此,艺术家需要有一种与神话无关的幻觉。“拒绝“神话思维”,就无法产生真正的艺术。


在“人类童年”里,希腊人是“正常的孩子”。他们的代表作是“儿童性”的发散,“许多古代民族都属于这一类”。一个成年人不能再变成孩子,否则就会变得幼稚。但是孩子的天真不是让他快乐吗?难道他不应该尝试在更高的阶梯上重现自己的真相吗?”


在每一个后来的时代,如果说有一定的艺术价值,那就是“儿童自然纯粹复活”的突如其来的灵感。这里的寓意是,社会越文明发达,艺术水平可能越不幼稚、自然、自然。这是现代艺术面临的一个基本困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