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好小县城的“大教育”工作

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受历史、自然和地理因素的影响,一直是广西最贫困的地区之一,这里有毛南族6.45万人,约占全国毛南族总人口的70%。今年5月,环江县退出了贫困县序列。


如果说脱贫是一项伟大的成就,那么对于当地人来说,利用全县的优势赢得教育脱贫的战役是一个战略性的举措。在这里,学校建筑是最漂亮的建筑,农村基层教师越多,工资越高。为了提高综合教学水平,地方政府也探索了一条适合自身特点的教学改革之路。“现在我们学校的办学条件越来越好,家长送孩子上学的热情也越来越高。”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仙南中学的校长黄有鼎,已经在这个乡镇中学坚持了15年。他曾经拒绝了担任县教育局副局长和一所县中学校长的机会。在他看来,“素质教育可以在城市里完成,但在我国却可以做到。”受历史、自然、地理等因素的影响,环江毛南族自治县一直是广西最贫困的地区之一,也是中国扶贫开发的重点县。环江县有毛南族64500人,约占中国毛南族总人口的70%。2019年底,环江县贫困发生率下降到1.48%,今年5月份从贫困县中退出。


如果说脱贫是一项伟大的成就,那么对于当地人来说,利用全县的优势赢得教育脱贫的战役是一个战略性的举措。代理在桂西北的这个小镇接受采访时了解到,虽然环江县的财政收入相对较低,但教育投入却逐年增加。在这里,学校建筑是最漂亮的建筑,农村基层教师越多,工资越高。为了提高综合教学水平,地方政府也探索了一条适合自身特点的教学改革之路。


内容提要


咸安中学是毛南族聚居的咸安乡唯一的初中,毛南族学生占87%。黄友定校长仍然记得,当他2005年9月第一次来教书时,他的第一印象是这里的孩子明显比周围城镇的同龄人矮。


咸安镇干旱缺水。那时,学校厕所里没有水。夏天,校园里有股刺鼻的味道。老师们通常提着水桶去学校外面打水。交通不便,教师宿舍破旧不堪。黄友定当时的重要任务是想办法留住老师。“老师过去住在又小又潮湿的砖房里。在这种情况下,在两三年内留住有情感的人是可以的,但时间长了就很难了。”


现在,咸安中学改变了面貌。四面环山,有白色墙壁和黑色瓷砖的民族风格的教学建筑,现代化的硅质聚氨酯运动场,沿着校园石阶流淌的人工瀑布,用毛南石片和古代石条制成的后花园墙.走进校园就像在一个具有毛南族特色的花园里。


”近年来,国家通过实施“两免一补”和营养改善计划,全面推进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学生因经济困难而不学习的情况不复存在,学校条件和学生体质都有了很大改善。”黄友定说道。


黄友定是一个壮族人,但来到咸安中学后,他很快就被当地的毛南族文化所吸引。毛南族自古以来就有重视教育的传统。古代咸安乡有许多私立学校,人们以送孩子上学为荣。


“毛南族有着如此优秀的历史传统。我们要做的是给河边的教育添一堆柴火。”环江县委书记黄荣彪说


再穷不能穷教育


思源实验学校校长孟说,在学校的3072名学生中,有612名来自贫困家庭。所有学生都可以享受免费的营养午餐,贫困家庭的学生也可以享受各种政策补贴,毛南族学生每年可以获得300元的补贴。


在环江中学的4600多名学生中,有近1000名来自贫困家庭的学生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卡。近年来,环江中学一所学校的上网率逐年上升,位居河池市同类学校前列。由于其出色的教学质量,这所学校每年吸引数百名来自周边县和地区的学生。


为了满足学校发展的需要,各级政府都投资建设了新校区。县政府也将人才引进政策向这所公立高中倾斜,并额外支付每月3000元的补贴,吸引了北京师范大学、中山大学和其他著名学校的毕业生在这所学校任教。


“我们要在小县搞‘大教育’,在贫困县搞富裕教育。最好的建筑是学校建筑,最好的设备应该给学校。”黄荣彪说,有了良好的学校条件和强有力的教师,孩子们会喜欢在很小的时候就去上学,不会过早离开学校。


越是基层艰苦地区,教师的待遇越要倾斜


都川小学位于环江县船山镇都川村。校长魏,1997年来到这里教书,见证了这个村庄在过去23年的变化。


过去,学校的硬件条件很差,老师在课堂上只有粉笔和尺子。当时魏教数学,想给学生演示几何图形。然而,他没有教具,所以他不得不自己动手,用木头和筷子做示范。学校附近交通不方便,只有一条小路通往县城,到县城需要几个小时。村子里没有水泥路,老师们在土路上上课。魏还记得,很多老师千方百计想调到县城。


“既然路已经修好了,坐公交车到县城只需要几分钟。教师的待遇也有所改善。与县教师相比,我们可以在偏远山区获得更多的生活补贴。”魏告诉代理说,学校的环境、住宿和办学条件都得到了很大的改善,老师们的演讲比赛、唱歌和跳舞活动经常在学校举行。近年来,新招聘的教师觉得在农村工作并不孤单。


近年来,环江实施了教师绩效奖励工资,实施了农村教师生活补贴,教师待遇不断提高。特别是从2019年起,农村教师的月工作补贴将提高到400-500元,边远山区教师的月工作补贴将提高到1000-1600元。农村学校教师的工资水平甚至高于县城。


此外,环江还实施了农村学校教师周转宿舍工程,建成755套教师周转宿舍,基本解决了农村教师的住房困难。


2018年9月,毕业于河池大学的魏以主教身份进入都川小学教授数学。他热爱运动,也是一名体育老师。去年,他带领学校足球队赢得了县级小学生冠军。为了鼓励他,镇上把他送到广西民族师范大学学习了四个月。同时,他在年度考核中也被评为优秀教师。


”近年来,县里的政策是倾向于农村。与城市教师相比,农村教师不仅更容易满足职称评定条件,而且被评定的概率也更高。当头衔来临时,薪水自然会增加。”船山镇中心小学的校长本·海尔说,在过去,教师必须想尽一切办法留住。现在农村教师工资高,心理平衡,鼓励年轻教师参加各种活动和竞赛。他们觉得留在农村也有发挥自己价值的舞台。


农村教师拥有相对较好的经济保障,可以更专注于教书育人。本·海厄注意到了这个变化


找出符合当地特点的课改模式


“作为一个极度贫困的县,环江一直梦想着成为一个教育强县。”长江边政史教授、研究员梁洋梅表示,由于地处贫困落后地区,她一直在国外学习,缺乏知识储备和专家指导。


2013年前,环江组织教研人员到国外著名学校学习,实施“达标上课”的改革模式。但是什么样的教室才符合标准呢?由于“达到课堂标准”内容的复杂性,教师的理解总是模糊的。


2013年至2015年,环江县的课程改革进入了“新课堂整体创建”的第二阶段:环江县与薛婧教育集团签订了为期两年的合同,对环江三中等四所示范学校的师生进行培训和指导,并派出教师学习和引进山东独郎口中学和江苏杨司中学的优秀教学模式。


“我们吸取别人的长处,比如杜郎口的‘自学合作与探索’。如果我们做不到,我们就放弃它。在薛婧集团的培训指导下,我们形成了一个系统的课堂创作模式。”郑红霞,原环江三中副校长,现为环江初级中学英语教研人员。她告诉代理,“新教室整体创作”的模式在当时有很好的效果,但仍然不能接受。


一方面,教师和学生需要参加的培训非常繁琐;另一方面,当地学生基础薄弱,发达地区的许多教学方法不能直接挪用。


2017年,环江县决心彻底澄清课程改革。在保留“新课堂整体创新”模式成功的基础上,提出了“信息技术应用自主学习与合作探索”的三位一体模式,即学生首先自主学习,进行合作探索,教师将信息技术应用融入教学过程。


”环江是国家级贫困县,师资力量薄弱,教育教学观念落后。基层学校的教师对学习那些高层次的课程改革模式不感兴趣,并且难以学习和应用。他们需要一个易于理解和扎根的课程改革模式。在此基础上,教学和研究科在第一个和第二个模型的基础上完善了这一模型。”环江县教育局党组成员、教育科学研究办公室主任莫礼全表示,当教师不愿意或不知道如何进行课堂教学改革时,学科教研人员会要求教师念一个标题:“自主学习,合作探索信息技术应用。”读完之后,老师们自然会明白他们应该按照这个想法备课和上课。


“为了推广三位一体模式,我们的教师和研究人员应该首先在早期阶段完善它。例如,我先为教师准备学科材料,然后组织各个学科的教师进行培训。”环江县教学研究办公室副主任宁萌表示,经过几年的推广,当地教师的教学行为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中小学可以实施三位一体的教学模式。与此同时,学生的学习行为也发生了变化,前后排讨论问题已经成为常态。因此,也有成就。“过去,乡村学校的学生很难站在讲台上。现在他们还可以在各种县级比赛中获奖。”宁萌说。


“在我们完成教师培训后,我们将去农村进行课堂诊断。当我们遇到困难和问题时,我们会把它提升到一个主题上来。”梁阳梅说,以小组合作学习为例,这是合作探究的核心,但许多教师在组织上只有形式,没有内容。学生们经常聚在一起聊天,这导致一些老师认为合作学习是浪费时间,所以最好说得比自己快。因此,“如何有效地开展小组合作”一直是一个研究课题。


梁洋梅说,小组合作的问题在农村学生中尤为明显。“学生的表达能力和李差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