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追凶》女法医穿越《沉默的真相》全靠一个男人看着——

原标题:《白夜追凶》女法医穿越《沉默的真相》,这个要看一个男人的手表。热播剧《沉默的真相》中,当女刑警队长任月婷出场时,很多网友惊呼:这不是《白夜追凶》里的女法医高亚男吗?有人跑到吕晓琳的社交平台上留言。"高亚男等不及了,他已经亲自出来处理这个案子了。"在


《沉默的真相》 Stills


《白夜追凶》女法医穿越《沉默的真相》全靠一个男人看着——  第1张@

剧里,虽然吕晓琳的镜头不多,但她对这个男人堆里的女警察队长有很多了解。为了让角色站起来,她和导演在化妆时要了一块老式男表。虽然没有特写镜头,但观众几乎看不见手表。然而她到了现场,刚戴上这块表,就觉得自己是任月婷。


现在《白夜追凶》 《沉默的真相》在豆瓣上的分数都超过9分,让吕晓琳觉得坚持选择能打动他的人物和剧本是正确的。接下来,她期待着她的另一部作品《《盛装》》的推出,在这部作品中,她扮演了一家杂志的女编辑。有人说吕晓琳就像是“职场女性的收割机”。“我小时候一直看TVB,法医和刑警队都演过。然后我又扮演了一个律师,这是一个梦,”她说。


法医冷,女刑警队长更随意


高亚男是《白夜追凶》里吕晓琳饰演的法医,吕晓琳受邀参加《沉默的真相》正是因为制作人看到了她在《白夜追凶》里的表现,觉得她很适合演刑警队长任月婷。


虽然都是犯罪悬案主体,但法医和刑警队长毕竟是不同的职业。吕晓琳认为法医更专业,所以高亚男需要更冷,而刑警队要和各行各业的人打交道,任月婷的风格更随意。


拍摄前,吕晓琳特意找了两个曾经是警察的朋友,了解女警察应该是什么样的。“我想了解关于任玉婷的很多事情。刑警队那么多男的。她是怎么当上队长的?大家还是听她的。它必须有能力,有魅力。”


《沉默的真相》剧照


@

剧里,虽然吕晓琳的镜头不多,但她对这个男人堆里的女警察队长有很多了解。为了让角色站起来,她和导演在化妆时要了一块老式男表。虽然没有特写镜头,但观众几乎看不见手表。然而她到了现场,刚戴上这块表,就觉得自己是任月婷。


吕晓琳觉得在阎良没来之前,刑警队肯定有自己的私下相处模式。颜良突然加入,大家反应不一。她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导演觉得很好,这个场景也让整个特遣队有了承上启下的联系。


任的团队很想念父亲,但眼泪应该够了


剧中,任月婷没有太多单独的场景,大部分都是和颜良在一起。在她和颜亮去烂尾楼爆炸现场的现场,交代了任月婷家庭出身的信息。


一开始吕晓琳记不住剧本里的台词,就觉得少了点什么触动了她。“观众不知道这个人的来历。我觉得这个角色应该通过这部剧来设置。”吕晓琳想了很久,为什么任玥想成为一名国际刑警。“她父亲常年不在家,任玥·维也很好奇。警察有什么魅力可以让一个人放弃家庭和生活?所以,她得自己去看。”


从烂尾楼下来,任月婷完成了父亲的故事。关彦良要了根烟,一边闻着,一边说“我就是有点想他,他就是这个味道”,眼里含着泪。其实最后几分钟拍了四五块,前两眼泪有点多。吕晓琳和廖凡觉得应该有泪,但不能太多,不然前面树立的女刑警形象就会“破碎”,调整后就是现在观众看到的样子。


吕晓琳透露在拍摄过程中一直戴着男表,因为她从来没有给过特写,所以很多观众都没有注意到,她也从来没有去看,因为在任月婷父亲永远离世的那一刻,手表坏了,停了。“这块表是化妆的时候。我向导演要的。太神奇了。前夕


2017年,《沉默的真相》播出,让更多人认识了吕晓琳。她记得拍摄照片的警察局必须在白天建造,所以工作人员拍摄了一个半月的大夜景。法医高亚男的台词几乎都是专业术语。“半夜记不住话了。”导演兼男主角潘粤明想出了发红包的办法,大家在群里定时抢红包。这个招数真的很管用,发红包大家都不困。“潘老师抢红包很厉害!”吕晓琳不禁感慨,“他手速超快,你看他走过去总能抢到红包。不过,他也是红包最多的。”


《白夜追凶》女法医穿越《沉默的真相》全靠一个男人看着——  第2张

《白夜追凶》剧照


《白夜追凶》这一次,吕晓琳和廖凡的对手最多。“当我知道我要和廖凡老师拍戏的时候,我说什么都演,我就去。”


吕晓琳说:“合理吗?正常吗?生活?”是廖凡控制自己线路的三要素。廖凡每次去看戏,除了看自己的部分,还会帮其他演员安排。这方面的戏,他喜欢对自己认真。如果他觉得不合理,他会以合理的方式处理。


“别看他小眼睛,传达的信息特别准,尤其是我跟他交手的时候。我觉得很强大。”在未完成的建筑勘察爆炸现场的场景中,由于是在现实生活中拍摄的,而且十楼没有电台,所以现场很暗,很难开灯。只有一个特别好的位置,廖凡给了吕晓琳。“他说这部剧的重点是任玉婷。他就是有英雄风范,只在乎眼睛是谁。”


《白夜追凶》女法医穿越《沉默的真相》全靠一个男人看着——  第3张

吕晓琳


只有画画才能让她隐藏自己


吕晓琳出生在河北,在上海长大,从小学习芭蕾,热爱舞台和表演。当时每次有大人请她表演,她都不肯来。“最多一次,晚上跳了十几下《沉默的真相》。”


后来我妈经常跟她说,虽然舞者不错,但是艺术生涯很短,只能跳到30岁。是否考虑其他专业,吕晓琳最终选择了当演员。


《白夜追凶》女法医穿越《沉默的真相》全靠一个男人看着——  第4张

吕晓琳手绘颜良、任月婷、顾、小马肖像。


在《卖报歌》的条目下,有一张很特别的海报,是一张手绘海报,描绘的是江潭警队的严亮、任月婷、顾、小马。其实这四幅画像都是吕晓琳画的。画画是吕晓琳除了演戏以外最大的爱好。她经常为她的朋友或同组的演员画肖像。


吕晓琳认为绘画和表演是暂时将“吕晓琳”从原本的生活中分离出来的手段,是一种特殊的独处方式,一种释放。“演戏就是通过演员来展示作品。画画可以隐藏自己,表演却无处可藏。”


新京报:你是怎么想出画《江潭F4》的主意的?


吕晓琳:拍完之后突然想到我们四个都没有合影。我们本来想合影的,但是好像没有一起去过现场,但是都是两个两个的。最后,我画了一张照片,把它做成流行风格。我私下发给他们的,大家都喜欢。然而朋友说我把自己画的很丑。我好像每次画自画像都把自己画的很丑。


新京报:如何看待任月婷的《颜良》?


吕晓琳:顾益铭有句台词大意是说他不能习惯颜良。任玉婷当时就接了句:“我以前和他合作过,他就是那样。”据我自己了解,任玥婷对颜良印象不错。她很崇拜颜良,有战争友情,高于战争友情。包括在内的婷都将自己父亲的事情向严亮提了一遍,而其余的刑警队都没有让悦婷在严亮等人面前说自己与众不同,而且会温和一点。阎良也是任玥的老师和朋友.


新京报:《沉默的真相》之后,更多的人认识了你。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吕晓琳:那部剧之后,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飞跃。有很多剧找我,角色都是公安法。然而有个前沿电影导演让我演过一次坏人。在这部作品中,还有扮演警察的李宁老师。《白夜追凶》剧组见了他,他开玩笑说:“你看,你该报仇了。”


新京报记者张昆瑜


编辑吴冬妮校对


为您推荐

一班的62个同学都是班干部不要把他们当笑话听-

原标题:一班62名同学都是班干部。别听笑话9月21日,四川达州。宣汉县胡加初级中学一班的62名学生都是班干部。李老师说,...

2020-09-28 标签:孩子自己的都是
PS5Xbox系列《终极悬疑》公布零售包装黑白-

PS5Xbox系列《终极悬疑》公布零售包装黑白-

索尼PS5和微软bo系列游戏机的外观、配置、价格、发布细节、首波游戏等重大悬念都已揭晓,甚至PS5也已在有限的市场中预购...

2020-09-19 标签:都是悬念白色